11岁"摆摊男孩"感动马鞍山 "小城大爱"让城市更有温度
2018-08-08 11:28:00
 

  8月1日晚,和往常一样闷热的晚上,一条关于“11岁救父摆摊男孩”的消息在朋友圈里被频频转发,许多人看完后十分感动,想要找到这个男孩,为他和他的家庭做点什么。

  “当时地面温度还是50℃左右……他说他不怕累,不怕被同学看到(后)笑话。”这是这条消息的部分内容,而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,就是朋友圈里这个感动了和城的小男孩。

  “摆摊男孩”被发现缘于一张照片

  小男孩名叫小宇航,第一个关注到他并第一时间在朋友圈转发孩子情况的人叫潘涛。

  “截至发朋友圈第二天下午6点,不到20小时,我个人的微信便收到了来自爱心人士的29288元转账,让帮忙代转。”潘涛说道。爱心形式很多,有人转账,有人要给小宇航助学,还有人说要给一家人免费供应矿泉水。渠道也很多,有相识的,也有不相识的托人找到他。

  “有两个让我帮转的,自家孩子患了白血病,他们让我一定把这份心意送给您。”第二天,即8月2日下午,潘涛来到小宇航家中。小宇航的妈妈张春丽却一口谢绝:“谢谢大家,可我不能坐在家里收钱,可不可以把钱转给更需要的人。”

  小宇航得到关注,是缘于他在马鞍山市和县政府彩虹桥边的一张照片。他坐在小板凳上,前面是一张摆满了待售饮料的小桌子。天很热,孩子脸上的汗泛着光。这张照片触动了潘涛以及很多人心里最柔软的那块地方。

  “我喜欢画画,以后想当个画家。”小宇航的画画本里有他在语文书和思品书上临摹的铅笔画,人物有模有样。他还有一盒宝贝彩色蜡笔,时间长得外层有些化了,但很多没舍得用。小宇航喜欢色彩,可只有画本的第一张,他觉得画得很好的小狐狸,给涂上了颜色。

  暑假期间,画画是休闲,小宇航还需要“干活”。“我卖的有矿泉水、可乐、雪碧、脉动、尖叫、盐汽水还有苏打水,苏打水卖得最好。”小宇有点骄傲地如数家珍。笔者打趣问道,这么多好喝的,会不会自己拿一瓶喜欢的喝。“偶尔,”小宇航腼腆得呲起了小虎牙,“偶尔想喝,可是太贵了,有点舍不得。”

  为救尿毒症父亲全家人以爱相守

  家里经济困难缘于多年前小宇航父亲不幸患上了尿毒症。2016年以前,夫妻二人在江苏江阴摆摊卖小吃,小宇航和姐姐跟爷爷奶奶在老家住。

  由于难以承担外地就医费用,张春丽和丈夫于2016年回到家乡和县。丈夫的病情逐渐加重,家里的重担落在了张春丽一人肩上。

  做爆米花、卖蛋饼、做双皮奶、卖发饰……张春丽今年43岁,皮肤黝黑,身子精瘦,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了不少。

  瘦弱的她虽终日辗转于和县的大街小巷,但只要是面对孩子总是嘻嘻笑笑不露愁色,孩子们在她的影响下,性格也格外开朗。

  丈夫何光喜因多年病痛,45岁的他显得格外苍老。掀开何光喜的长袖,满是疤痕和淤青肿胀的针孔。何光喜每周透析三次,前段时间因为尿毒症导致的并发症——甲状腺增生做了次手术,伤到了喉管神经,说话都困难。

  记得当初从医院照顾丈夫回来的第二天,张春丽便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各自的摊位。“反正不能歇着。”张春丽说道。

  每天晚上,小宇航的妈妈张春丽都会骑上三轮车,先把小宇航的摊位支好,自己和大女儿倩倩(化名)再去各支一个摊位。一晚上,一家三口人一般能卖出200多元的水,赚上个60多元。

  现在一家三口住在亲戚凑钱买的一个小房子里,房子小而整洁,有种明亮美。姐姐会夸弟弟:“弟弟很懂事,知道在家帮洗碗。”弟弟会捧姐姐:“我姐最厉害,每次属她水卖得最多!”妈妈含笑说:“孩子很棒,我三轮车踩不动,他还下来跟后头推。”

  就是这份对彼此的爱和守护,一家人用自己的辛苦劳作,硬是把苦的生活变成了甜。但没想到的是,这次小宇航却意外“成名”了。

  对于这次“意外”,张春丽说,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我就是希望通过卖水锻炼一下孩子,让他学会自立自强,我们不能陪他一辈子。”

  自立自强不愿接受捐款温暖仍在延续

  8月2日,就是事件得到关注的第二天,小宇航的家来了很多人。有代表政府机构了解情况、给予扶持政策的,还有一些社会人士。下午,小宇航小声提醒妈妈:“我们得早点把水拿冰箱冰,昨晚的水不够冰。”

  下午5点,来访的人逐渐散去,小宇航和妈妈、姐姐一起把水搬到三轮车上,继续他们日复一日的营生。只是今晚,难以平静。

  晚上8点,小宇航的小摊子被围得水泄不通。张春丽只得把自己的摊子并过来。

  “麻烦给我三瓶水,谢谢!”一个年轻人往泡沫箱中投入了300元。“我是代表我们群来的,都是我同学,大家一起捐了3600元,可以给我扫下码么?”

  “我孩子是小宇航同学,这份心意你务必收下。”“阿姨,可以给我拿瓶水么?”……有六七岁的孩子,有抱孩子的家长,有特意驱车赶来的外地人,甚至有手拄扫帚的清洁工……

  一群群爱心人士如潮水般涌来。人们的速度很快,拿完了水付完款便匆匆离去,又来了下一拨。

  张春丽的脸上写满了感动,却又面露难色。她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:“谢谢你们,但是真的不用再捐了。”

  小宇航坐在人群里,有人想给他照相,再发动更多的朋友捐款。可小宇航的手不安地滑动着手机屏幕,比白天时沉默很多,不肯抬头。他的边上,不知是谁送了一大包的零食。

  “我的丈夫病了,但是我还能干活,孩子靠我可以。真的感谢大家,但请你们把这笔钱给更需要的人。”张春丽不住强调。

  人群中,有人劝张春丽收下这些钱,有人留意到不再说话的孩子。到了晚上9点,募捐还在进行,张春丽仍在拒绝。“这份爱心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。”张春丽请求,“大家都这样捐,我们以后也没法出来摆摊了啊。”

  体谅到小宇航一家人自立自强的性格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一种他们容易接受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心。

  “剩下这箱水我买了,多少钱?”一个小伙子问道。“20元。”“行。”小伙子拿出20元,递给张春丽。这是她今晚收到的最少的一笔钱。收下后,她眼圈发红。水卖完了,她可以回家了。

  人们帮助张春丽把东西搬到车子上,张春丽让孩子跟大家鞠了一躬,说了谢谢,但是她仍然坚持,要把得到的捐款钱再捐出去。

  “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知道我。心里很温暖。可是,我还是想专心跟妈妈、姐姐卖水。”小宇航说道。彩虹桥边,灯依然亮着。针对小宇航一家的募捐活动,还在以其他方式进行。(马鞍山日报 郭彤彤)

来源:马鞍山w88优德网    责任编辑:张殊凡 李诗媛